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亲子网 >

长篇小说《平安批》:一段潮汕侨商“下南洋”的奋斗史

发布日期:2021-10-24 21:36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网北京10月22日电 (记者 高凯)“有一种家书,叫‘平安批’;收到一份平安批,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批,是闽南语,即“信”的意思。平安批,即平安信。潮汕、闽南华侨与家乡的书信往来便是“侨批”,著名作家陈继明的《平安批》便是书写这独特的侨批文化、以及潮汕人下南洋的番客故事。

  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人民文学》杂志社联合主办的著名作家陈继明长篇小说《平安批》研讨会日前在京举行。

  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阎晶明,北京出版集团总编辑李清霞出席会议,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贺绍俊、白烨、梁鸿鹰、王春林、刘琼、李云雷、刘大先、杨庆祥、徐刚、岳雯、丛治辰、李壮、刘汀,以及本书作者陈继明参加会议,就本书的文学特质与艺术探索进行了解读与探讨。

  《平安批》描绘了一段潮汕侨商“下南洋”的奋斗史。郑梦梅肩负重振家业的使命,人渐中年之际,只身闯荡南洋。在异国他乡,“平安批”意外地成为了他一生的事业。“洋范儿”的契约、信用,用毛笔写下来,体现着重情守义的“中国心”。抗日战争时期,梦梅和亲友们深明家国大义,又毅然决然投入了报效祖国的洪流……

  以平安批为媒介,小说融入了百年的世事变迁,精深地写出了一方人的精神世界,写出了一颗颗重情守义、爱国爱乡的“中国心”。

  阎晶明认为,《平安批》对陈继明本人来说,是一个具有标识性的作品。“第一,小说通过一个人物来串接整个侨批的历史。他在小说里塑造郑梦梅这个人物,来书写完整的侨批历史,从近代到现代,甚至到当代也有所涉及。第二,这部作品确实有很强烈的历史意识或者说家国情怀。整个作品当中既写了亲情,又把近代以来中国的历史,特别是我们这个国家所处的历史方位处理得很好。第三,这部作品还是有很浓郁的文化氛围,让我们能够对一种文化现象,包括潮汕地区的语言、饮食、风物等等都有所了解。”

  在介绍《平安批》时,李清霞说道:“《平安批》是陈继明先生最新的长篇小说,描绘了一段潮汕侨商下南洋的奋斗史。《平安批》是扎实,诚恳,有情怀的写作。从某种意义上说,《平安批》也可以看成一部文化小说。作品中涉及到了侨批、建筑、饮食、书法、书信、对联等多种文化,作者笔下都如信手拈来,妥帖允当。这些看似容易,却可以想见作者用心之深,用功之巨。小说写的是侨批的故事,其实写的是中国心,是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因为故事动人,心和情怀都有了坚实基础。”

  贺绍俊提到,读过《平安批》全书,才了解书名“平安批”的具体意涵。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现象,是非常值得写作的题材。“番批、侨批是中国的特殊现象,是中国人文化性格的体现,它的核心就是中国人浓烈的家国意识和家庭观念。《平安批》最突出的是塑造了梦梅这个人物,他身上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爱国精神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和谐精神,这二者又是互补的关系。中国传统社会的结构就是建立在家的基础之上,强调家庭的和谐圆满,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仁爱。陈继明这个小说也突出写了很多很成功的女性形象。”

  白烨也对《平安批》给予了极大肯定,认为本书是“华侨题材的小说力作”。“《平安批》很大的意义在于,把侨批(或者再早说的番批)产生、发展的过程和作用通过小说形式表现出来。作者在写侨批的同时,融进潮汕人下南洋的创业史。另外,这个作品把潮汕人特有的精神表现出来了,潮汕人讲信义、讲仁义,对任何事情都有一种先想办法解决,无所不能的感觉。还有一点是作者对广东地方特色和风韵的把握、体现,尤其作品里面有很多潮汕人或者广东人特有的概念、术语、方言、习俗,超出我们的想象。”

  刘大先谈道:“此书的书写跟一般的情节结构非常完整的小说写作不太一样,保留了类似于旧史书的命运感。除此之外,文本体现出的美学特别有自己的特色。它的情节比较淡化,主观抒情色彩非常浓郁,不断夹杂各种各样的情绪在里面,有迷茫的,也有雅趣。一方面强烈地主观抒情,另一方面也是客观而理性地述介侨批的历史并且进行分析。这两方面的结合就将审美与认知结合得特别好,同时给人审美的愉悦。它非常自然地呈现出一种文化、一段历史、一门行业的兴衰、一个地方文化的遗存,以及一群人的命运遭际和他们的性情,乃至大历史的转型。”

  杨庆祥认为,《平安批》“超越了主题写作的预设性和限定性”。“番批、平安批这样一个历史题材,它本身蕴含足够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信息,这个题材是可以规避掉所谓的主题写作或者深入生活写作的概念化的东西的,这也是支撑《平安批》非常重要的基石。要完成二三十万字的篇幅,就必须有足够的知识结构作为基石。陈继明对平安批蕴含的历史信息、文化信息,这里所构建的中国人的意识、中国人的生活经验、情感经验,他能够把它融合放到作品里,这是很重要的。”

  岳雯表示,阅读《平安批》唤起了她众多的感性经验。“今年上半年,我刚好去了潮州,虽然只有三四天时间,但读书的过程把各种感受都集聚起来了。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和所见、所感、所闻在小说中一一浮现,这带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平安批》是集聚式的小说,围绕侨批具有历史意蕴和文化品格的事物,集聚诸多的片断,就像慢镜头一样,把这些慢镜头集聚在一起,以人见批,以批阐释历史。我们通过这些批透视他人人生的时候,众多的不同的、百感交集的人生会通通涌过来。”(完) 【编辑:黄钰涵】